從《何以笙簫默》里的趙默笙,到《擇天記》的白落衡,吳倩給觀眾的印象一直是一個陽光健氣的少女形象。

10月18日由她和鄭業成主演的《盛唐幻夜》播出,劇中她的角色仍然元氣十足,名門閨秀卻愛女扮男裝,好打抱不平以至于常常惹是生非。

和他搭檔的男主角鄭業成因為《微微一笑很傾城》的美人師兄一角引起關注,本劇飾演一個失去記憶的奴隸。

該劇豆瓣上的成績不錯,作為一部奇幻網劇能達到7.2,主角們還不是流量大咖,這評分相當可以。

故事從一件花魁被殺案展開。

女主角遠安是戶部侍郎的千金,得知家奴的相好被當成花魁案的兇手,不日就要問斬。

為了成全有情人,遠安冒險劫獄,和捕頭趙瀾之不打不相識。

二人都認為此案有蹊蹺,聯手尋找線索,在破案過程中遇到了男主角穆樂。

穆樂失去記憶,被人販子轉手幾次,為了報答遠安一個饅頭的恩情,他悄咪咪跟著遠安去查案。

身手不凡常常救遠安于危難之中,在她遇到危險時背起她上天,堪稱人形飛機。

被遠安買回府中,也只對遠安一人言聽計從,對待其他人就是兩個字:高冷!

怕遠安的父親誤會她,將作案工具藏在身后,蠢萌蠢萌的小奶狗。

老爺要教訓遠安時,穆樂又化身小狼狗,一個激動捏碎了棍子。

這種反差萌完完全全擊中了表妹的少女心!吳倩和鄭業成的主仆cp萌翻一片觀眾。

但是前期的穆樂拿的分明是備胎的劇本。

遠安對穆樂只有主仆之情,對男二趙瀾之卻是一臉少女懷春的羞澀模樣。

三人因為案子相識相知,開啟了虐心虐身,主要是虐穆樂的三角戀情。

一個是大家閨秀,一個是前程似錦的朝廷官員,而穆樂只是一個失去記憶的奴隸,身份上就差一大截。

好幾次明明都是穆樂救了遠安和趙瀾之,但遠安記住的只有趙瀾之的恩情。

“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,我卻始終不能有姓名”,這句歌詞是穆樂的真實寫照。

同樣不能擁有姓名的還有女配明慧郡主,只有她一個人認認真真撐起了本劇的懸疑部分。

第一個案件中她藏得非常隱秘,連觀眾都不曾懷疑她,畢竟她表現出來的為愛癡狂的模樣讓人以為她只是個花瓶角色。

直到她自己暴露真面目,表妹才恍然大悟她竟然是幕后推手!

三位主角還在傻白甜地談戀愛時,也只有她一個人認真地走在主線劇情上。

貫穿本劇的主線是女媧留下的九星天珠,天珠擁有異能還刻有奇門異術。

最后一位擁有天珠的主人是高僧三藏,三藏圓寂后徒兒們為搶奪天珠大打出手,從此天珠下落不明。

三藏的大徒弟天橋而今貴為國師,但他沒有高僧的平靜祥和,反而是一副陰險狡詐的嘴臉,為了集齊天珠他派出自己的徒弟明慧郡主替他四處搜尋。

每顆珠子牽連出一個案件,三位主角破表面上的案件,郡主一個人默默收集案件背后的天珠。

不光要尋找天珠,找到了回去還要挨打,國師一言不合就掐她脖子,郡主陷入了:

找天珠——搞事——挨打的死循環,兢兢業業任勞任怨,表妹忍不住想要為她頒一個勞模獎。

扮演郡主的演員董琦也在微博上調侃自己的“悲慘人生”:

“國師虐我千百遍,我待珠子如初戀。今晚繼續找珠子去了~”

圖片里的她被國師虐到飆淚。

原臺詞“徒兒無能”被劃去,換成大寫的“我不找珠子了可以嗎”,原本對郡主恨得牙癢癢的觀眾都忍不住心疼她。

郡主的感情之路也是頗為坎坷,三個喜歡她的男人都領便當了,難不成她是天煞孤星,注孤生?

劇中她為了得到天珠不擇手段,但每每也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國師還常常對她施以暴力,一個大寫的“慘”。

更何況郡主還有苦衷。

“換皮天珠”一案結束,瀾之和遠安都懷疑郡主,但天后武則天有意偏袒郡主,要求他們不再深究,明顯天后才是幕后指使郡主的大boss。

所以彈幕別再diss郡主了,她就是唐朝碟中諜,女版無間道,忍辱負重還要挨罵,大寫的慘!

本文主筆|表妹

何以笙簫

有用 (54)

极速快三规律